巴拉多利德vs瓦伦西亚 > 山河盛宴 > 第六十一章 情敌当面

西班牙人对巴拉多利德全场:第六十一章 情敌当面

作者:天下归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
推荐阅读:都市奇门医圣 、军婚燃燃:重生国民女神 、重生之妖孽人生 、重生之最强剑神 、地府朋友圈 、悲剧发生前[快穿] 、网游之虚拟同步 、丹道宗师
思路客小说网 巴拉多利德vs瓦伦西亚 www.zskix.cn,最快更新山河盛宴最新章节!

    说话间那边商谈的两人已经转过来,那买家挂着一脸薄薄的笑,对着老头说话,眼睛却居高临下看着文臻:“这店面不错,适合我家主人养狗,今天就去官府定个契书吧,也省得总有人惦记着咱们的养狗地儿?!?br />
    好了,恶意变侮辱了。

    君莫晓和易人离两个社会暴力分子,已经不捋袖子了,一个伸手到腰后摸鞭子,一个伸手到袖子里,也不知道摸什么,反正总不会是虱子。

    “想要这个养狗地,也行?!蹦枪芗夷Q娜诵Φ?,“姑娘你在对面逢香迎摆一桌,我就让给你,八千两,还比原来报价低两千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逢香迎就是方才那妓院,一楼是酒家,平日里也不少饮宴的生意。

    文臻嘴角一翘。

    原来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摆一桌什么的,就是胡扯,在那妓院摆个酒,这个女官她就别当了。

    一个辱没皇族尊严的帽子能够扣死她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个养狗地,自然不值得摆酒。你说得不错,我瞧这屋确实挺适合养狗?!蔽恼樾ψ诺愕阃?,拉着君莫晓易人离出了门,又对闻近檀嘱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出了门,身后还传来恶意的笑声,也不知道谁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文臻用力按住那两个,才避免了一场大打出手,走开几步易人离就愤愤甩开手,君莫晓拼命揉胳膊,道:“闻真真你个死丫头,用这么大力气做甚,压得我肩膀酸!”

    文臻笑道:“叫我文臻?!?br />
    她最近开始和亲近的朋友有意地强调自己的真名,文臻和闻真真本就音同,大家多觉得她可能是年纪渐大,不喜欢叠字名,也就顺着改了。

    易人离仿佛忽然得了提醒,也道:“文臻,你这力气大得不寻常啊,居然能压住我们两个?”

    文臻也一怔,忽然觉得哪里不对,此时闻近檀已经取了一个包袱来,文臻便把这一霎思绪先扔开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文臻在这家店门前不远处,开张了一个小小的零食摊。

    和隔壁店铺借了桌子板凳,请一个卖字书生写了个“新店开业,免费试吃”的简易招牌,打开包裹,里面是一包包文臻自己做出来,原准备带给君莫晓和闻近檀的零食,打开纸包,用一块木板托着,零食摊子便规整完毕了。

    君莫晓和易人离本来还有些莫名其妙,吃了一块之后便只顾偷吃了,免费这两个字在任何时代都比美女还有吸引力,几乎立刻,便有人围过来,好奇地探头看,都是些从未见过的吃食,曲奇、紫菜片、奶酥、薄脆、一口酥、话梅花生、鱼皮花生、椒盐芋丝、蛋黄酥、果干、坚果酥、牛肉粒、芝麻蛋卷……有人试着拈一块尝尝,吃完之后便不肯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还要伸手的时候,被君莫晓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哎哎,”君莫晓竖着眉毛,“那位兄台,你这是来回走了三次了吧?尝个鲜就得了,怎么,左抓一把右抓一把,还当自家饭桌呢?”

    一旁闻近檀默默在给袋子封口,好几个人面红耳赤把手缩回去。其中有个绿袍少年,袍子绿油油,帽子上一颗硕大的祖母绿也绿油油,光芒能刺瞎眼的那种,一边试图换袋子进攻,一边皱着眉用一种有些别扭的口音咕哝道:“这东堂的人也太小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说了免费的,自然没问题?!蔽恼樘隼窗绨琢?,“各位喜欢也是小店的荣幸,这样吧,各位如果觉得一再吃过意不去,就来个等价交换,”她指指身后那家店,“他家的东西,一个招牌也好,一块砖也好,一根门栓也好,一块墙泥也好,拿过来,一样换一样,谁拿的东西最多或者价值最高,回头小店开张,赠送满一年免费零食!每日半斤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万一这店家追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剥块墙泥我也算你一样,剥块墙泥不犯法吧?他家就算要报官,能一个个找过去?至于要弄得多,这就看本事了,毕竟,小店一年的零食,也不算小数是不是?想要拿到,总得有点付出吧对不?没这个胆儿和脑子的,墙泥换多吃两口新鲜的也不亏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文臻还没说完,那绿袍少年已经飞快地跑过去敲了块墙根砖下来,“这个算不算!”

    “算!”文臻立即抛过去一根棒棒糖。

    这下人群一哄而散,都去撬砖搬瓦了。世人逐利,损人不利己的事都没少干,何况这还能换个棒棒糖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两个人也许也会犹豫,但人一多便似生了胆气,谅那店家也找不到事主——法不责众嘛。

    这下热闹了。

    有来去如风的——从墙根边转一圈,这店墙便少了一块砖。

    有雁过拔毛的——状似无意走过窗边,拔下一卷草帘。

    有天生我才的——明明没看见出手,怀里忽然掏出他家柜台里的压尺。

    有艺高胆大的——一个原地起跳,把灯笼给摘了。

    还有头脑发热的——扛个梯子过来,打算把人招牌给下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过一眨眼功夫,文臻身后那原本气派华丽的店铺,窗户坏了,门檐折了,一排气派的灯笼少了大半,更不要说外墙砖坑坑洼洼斑斑驳驳,连大门门板都被人偷偷卸了一半,远远望去像一个满脸坑的缺牙老太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被人拖着拉着,那个一直最馋的绿袍少年真的要把招牌给卸了,文臻对他的奔放和傻大胆叹为观止——撬墙砖法不责众,卸招牌意义不同,弄不好可是要蹲大牢的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他没卸下来,众人也对他的骚操作表示心服口服,一致同意可以给他个安慰奖——免费零食一个月。

    文臻早已让易人离临时雇了辆大车,卸下来的东西就扔大车里,那老头掌柜原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毕竟众人干坏事都讲究个手段轻巧,倏忽来去,直到摘招牌动静太大才跑出来看,一看气了个发昏章三十一,但这时候到哪去寻出手的人去?满大街都是人,人人一脸无辜,易人离早已赶着那装满赃物的大车去卖废品了。

    老头直觉是文臻捣鬼,但此刻文臻摊子前围满了人,这回大家吃得坦然,拿得手硬,一边挑挑拣拣,一边对那惨不忍睹的店面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君莫晓一边偷吃一边对闻近檀嘀咕,“我就发现了,真真就是个甜蜜糖儿黑心肠儿,报复都不带过夜的,瞧瞧,转手就拆了人家店?!?br />
    闻近檀默然半晌,就在君莫晓以为她深表赞同只是习惯性不说话的时候,她慢吞吞道:“其实我觉得,谁能无声无息毒倒这个掌柜,换一年零食,更好?!?br />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样还是太便宜了,谁能无声无息毒倒这个掌柜并且让这家陷身官司永远没生意,才能换一年零食!”刚刚卖废品回来的易人离凑过来插嘴。

    君莫晓:……

    敢情就我一个老实头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文臻的零食备得多,她本就有带出宫给君莫晓几个人帮忙做一波宣传的打算,而宫里诸般食材讲究又丰富,她打着为陛下试做新鲜玩意的旗号,诸般储备丰富,装了小半车。

    众人便围着吃,免不了要和老板娘搭讪几句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真好吃,以前没见过,叫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这个呀,叫饼干哦?!?br />
    “新店在哪里,新店就是卖这个的吗?”

    “新店是火锅店,消费满一定数额会赠送这些零食哦,也是免费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这间是你们新店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呀,我们的新店还没选好地方呢,倒是看好这间,可是听说这边马上要用来养狗了,真是可惜,这么好的地段?!?br />
    “养狗?这地方怎么能养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里人流来往,养了狗冲出来惊吓到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条街本就是闹市,来往人流量大,免费零食摊够新鲜,几乎来往的人都会凑过来,尝几口,搭讪几句,听见这个养狗的消息,都忍不住惊诧。

    四周凑过来的也有店主,更加不干了,眉毛一竖,便冲那家店门叫骂,“什么东西!在这地儿养狗!我们卖吃的他养狗,还要不要做生意!”

    里头那老者本来想出来赶走文臻,驱散人群,免得自家店再遭殃。结果老头还没出来,就被店主们围住,性子急的拔拳就要打,吓得老头忙不迭地缩回去,急急叫人回去通报家主。

    零食少人多,有的人吃了这一口,想着不能天天吃,实在舍不得,便道:“姑娘你这新店快点开张起来吧,我们一定来捧场?!?br />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啊,这不和这家东家原本都谈好价格了,忽然他要贱价卖给别人养狗。这条街上又没有多余的好店面了,您瞧,还剩那一家就在逢香迎隔壁,我们一介女子,总不好去那里?!蔽恼橐涣澄薰?。

    众人又问价格,君莫晓立即添油加醋说了,众人一听,面面相觑,顿时便有人怒道:“这不是欺负人吗!”

    惊诧之余也算明白了,这小姑娘为啥非要撬人家墙砖。

    这可太欺负人了吧。

    有人大呼:“姑娘,那边有一家,听说很快也要出让,我帮你听着,那地段不比这差,别和这老不死啰嗦!”

    还有人道:“不走!不去别家!价高者得,先来后到,哪一条这老家伙都不占理,咱们现在就帮你找市正评理去!”

    还有人阴恻恻地道:“咱们倒是想瞧瞧,谁家敢在这地儿养狗!有种把狗牵来,连人带狗一起打死!”

    有人脚快,已经去找负责管理这一处街市交易的市正。

    砰一声,身后的门关得死紧。

    这边文臻的一大袋零食转眼便少了一多半,易人离和君莫晓一脸生离死别的心痛,文臻笑得满脸开花——一点零食而已,这家店也撬了,自家店也有希望了,新店宣传也打出去了。完美。

    古代果然很注重交易诚信,这家店这种行为,就算今日市正不惩罚,以后也成了众矢之的,想要在这条街上立足,自然要艰难几分,而这老头不过是个掌柜身份,惹出这些事,免不了要在主家那吃挂落。

    而她博得了同情,打下了群众基础,另找店面也有了更宽的路子。

    文臻心情好,正盘算着这提前的开业酬宾要不要再做几天,忽听一声嗷叫,仿若闷雷在头顶炸响,又或者一个雷霆劈在了脚下,地面都似乎震了震,文臻亲眼看见一颗花生从一个男人手心蹦了出来,而那人自己毫无自觉地跳了跳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所有人齐齐望天,然后才反应过来,看向声音真正的发源处。

    文臻也看见了,街口,一道白里泛着银蓝的雄壮光影,正狂飙而来,那东西速度极快,以至于众人的视野里只感觉到银蓝光芒如波浪滚滚过,随即嗅见一股属于猛兽的微微腥臊的气息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“狮子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不,熊!熊!”

    “救命,豹子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尾调曳长,却分外清晰:“诸位好,诸位请让让,养狗的来了?!?br />
    满街的人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早知道养的是这样的“狗”,谁还去找市正,直接搬家得了……

    文臻瞪大眼睛,看着那条眼熟的狗和那个眼熟的人,心想这种能将偷来的狗满大街遛的奇葩,怎么就没被苦主打死呢。

    燕绥跟在那头自动清场器后面,施施然闲庭信步,一街的姑娘都在门后偷偷看他,眼神看起来很想把他拖到门背后,那啥那啥。

    文臻也想把他拖到门背后……打死。

    市正已经来了,看见了店门口那只顾盼自雄似狮似熊的家伙,离了十丈腿便软了,一边打着哈哈说“难怪要专门买下店面养狗,这是异兽啊可不能轻忽?!币槐叻煽斓氐雇俗排芰?。

    旁边那群刚刚还义愤填膺帮她声讨的人们,转眼就消失在街面上各种门的背后,大街上响起无数砰砰砰关门之声。

    说好要帮我拿下店面谁敢来养狗连人带狗一起打死的呢!

    说好的吃人嘴软的呢!

    跑这么快,她还没来得及安利自己新店的名字呢!

    一只手伸了过来,将她桌上的纸袋归拢,一个黄脸垂眉眼眸特黑的随从上前一步,打开身后背着的盒子,盒子里一格格的,排列整齐着各种看不出用途的用具,那人取出一柄精致的小铲子,从每个纸袋里铲出薄薄的一层零食,再将纸袋里的零食用铲子抹平,然后才根据分类,两两对称,放到了燕绥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他在做什么?”君莫晓看得一脸迷惑,和文臻咬耳朵。

    “哦,”文臻笑眯眯地道,“我也不知道呀,也许是穷,没钱上供,想要拿这吃剩的去供神?”

    君莫晓翻个巨大的白眼——满嘴胡咧咧当我白痴是吧?

    易人离撇嘴,咕哝道:“嫌人家手碰过,脏,但又抗不住嘴馋,非要这个做派,有种你别吃啊?!?br />
    燕绥看了他一眼,凉凉地道:“不吃也行,我瞧你也甚美味,尤其是血味鲜香,献于我做一碗鸭血粉丝汤如何?”

    易人离立即闭嘴。

    文臻想象了一下易人离血粉丝汤,抖了抖,决定不和这位奇葩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身后哗啦一声响,那掌柜老头似乎是觉得来了援兵,从门里跳了出来,招呼燕绥,“你是我家少爷派来的吗?来来,快帮我把这几个人赶走!不行就放狗咬!”

    他身后,那个刚才一直不见踪影的竞争者忽然转了出来,一眼看见那只巨犬,怔了一下,惊声道:“神威!是神威!神威原来是被你偷了!”

    文臻笑了。

    哟,司空家的管家。

    苦主果然遇上了小偷。

    神威?这名字还真是恶俗,幺鸡一定会嫌弃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晚被花打了耳光的那漫画美少年,竟然没有告密小偷是谁,倒也奇怪。

    “神威?”燕绥转头看了看自己偷的狗子,“它叫三两二钱,不叫神威?!?br />
    文臻——三两二钱是什么鬼?

    一旁的随从低下头——啊不要看我,不要误会这是公狗的某部位体重,虽然殿下说了就是要人这么误会,可是这是母狗啊啊……

    “神威,它就是神威!这狗全东堂、哦不全天下就一只,为了这只狗我家少爷死了很多随从,还要靠它来下……”那管家说到一半发现险些失口,急忙停住。

    “哦?你说它叫神威,那你唤它一声试试,看它应不应你?”燕绥笑得漫不经心,对三两二钱招招手。

    三两二钱稳稳踞坐,这狗有种特别稳重的气质,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珠子往上翻是蔑视,往下翻是鄙视,停在中间是凝视,无论哪种盯视,都让人不敢小视。

    而当它张开血盆大口凝视你时,你会觉得深渊在冲你微笑。

    那管家张了张口,对着那血口里还挂着血淋淋细肉丝的大嘴,愣是没敢喊出口。

    忽然一声哨声,悠远地传来。

    此时人群涌涌,声音嘈杂,那声哨声却分外清晰,凌厉尖锐又音调古怪,竟然把满场喧闹之声生生截停一瞬。

    连文臻都听得心中一跳,一抬头,就看见人群自动分开,一个少女负手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少女一身黑衣,身姿笔直,容貌并不十分出众,只能算清秀,但一双眉又黑又长,沉沉地压在眉端,令她气质无端便多了一层冷肃。

    她的唇也特别薄,抿起来的时候一线微红,令人想起薄薄的刀。

    她看人的眼神并不锋利,也绝不躲闪,那眸子,里圈浅褐,外圈深黑,静而冷,仿佛亘古永恒的沧海云天。

    她没有任何动作,但周围人便为她气场所慑,自动让路。

    文臻也是见过无数皇子公主的人了,但平心而论,皇家的子女们,还真没哪个有这样的森然气度。

    便是燕绥,也是不同类型。

    随即文臻便发觉,那少女进来,目光首先在她身上淡淡掠过,第二眼看的是燕绥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没有看任何人。

    文臻向来是个观察细微的,几乎瞬间就觉得不对。这少女满身写着“我牛叉我社会我眼里没人类”,看燕绥可以说是棋逢对手,看她干什么?

    虽然看她如看土牛木马,并没有显露任何多余情绪,可文臻还是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少女第三眼看了三两二钱,然后吹了一声口哨。

    三两二钱浑身毛一炸,竟然向那少女走了一步,随即惊觉不对,又停住,停得似乎有些艰难,以至于后腿竟然绷得紧紧,尾巴的毛也根根炸起。

    它似乎在抗拒一些属于本能中的召唤,或者是命令。

    那少女眼底也露出一丝惊异,又吹了一声,三两二钱身子一抖,发出一声凶猛的咆哮,利牙森森,缓缓掀唇。

    燕绥的手,忽然落在它脑袋上。

    只这轻轻一搁,三两二钱的利齿一收,眼眸一垂,浑身的毛也渐渐倒伏,瞬间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文臻听得哨声奇妙,心想不是那晚宜王宿舍楼下吹哨求爱的那个吧?

    少女看燕绥一眼,还要吹,燕绥忽然道:“唐慕之,这么多年,还学不会说人话?你看看你自己,吹吹吹,吹得嘴唇都快成鸟嘴了?!?br />
    文臻:……

    好吧好吧装逼之王还是你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么恶毒的一句话砸下来,那唐慕之要么撒娇要么发飙,谁知道人家就像没听见,又吹了一声哨,吹完了才开口,“阿绥,几年不见,你说话还是这么难听?!?br />
    燕绥笑一声,“比你吹哨好听就成?!?br />
    那少女又吹一声哨,文臻觉得她的吹哨不是现代那种,表达调戏或者表示心情,纯粹就是一种彰显自身存在的习惯,就像领导说话前喜欢先咳嗽一声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她又道:“你都看过我的信了吗?”

    文臻想哟还写情书。

    “看了封面?!毖嗨绱?。

    文臻想要是自己追这人,得到这种回答,管他是不是美颜盛世,首先打爆他的狗头。

    唐慕之似乎也有些失望,低低叹息一声,道:“阿绥,你还在生我的气?!?br />
    燕绥没有理会,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瞟了唐慕之一眼,可一直盯着他的文臻觉得,他眼神里好像瞬间掠过一丝茫然。

    她有点怀疑,这位唐小姐心心念念放在心里的“误会”,可能在燕绥这里还没三两二钱的一根毛要紧。

    “这只狗?!碧颇街春孟褚晕嗨缡悄狭?,一指三两二钱,“是我的订婚聘礼之一?!?br />
    文臻早有猜测,此刻终于证实,哦,隐世豪门唐家,那位传说中善于驭兽的唐六小姐。

    好像和皇室还有亲戚关系,太后是唐家人,应该是这位唐六小姐的姑祖母,而燕绥是太后的孙子,这位是他的表姐还是表妹来着?

    啧啧,表哥表妹,天生一对。

    “哦,恭喜?!毖嗨绻驳煤廖蕹弦?。

    “但是这聘礼前阵子失踪了,要不是管家报信说它在这里,我还不知道是你要的?!?br />
    文臻想这位看似无比凌厉,对燕绥的态度却很不错,瞧这耐性,这措辞的温和。

    不就是个偷狗贼吗?

    然后她就被唐慕之的下一句话给炸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故意弄走狗,是因为不愿意我嫁给司空凡吗?”唐慕之笑了笑,点点头,“确实,他配不上我,这门亲事,我也不满意?!?br />
    她在大街上,众人围观之中,公然谈论自己的婚事,周围众人听着都觉得不知羞耻,大逆不道,有人忍不住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只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唐慕之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那人浑身一抖,下意识要向后缩。

    但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唐慕之忽然一声长哨,伴随着那一声哨,旁边经过的一条野狗忽然蹿起,一口便咬向那人脖子!

    好在几乎就在那人刚嘘出声的时候,燕绥就已经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就势一拍三两二钱的脑袋,三两二钱长嗷一声,电射而起,后发先至,一头把那只忽然发狂的野狗撞飞三丈。

    那狗落地犹自挣扎要起要咬人,满嘴利齿格格擦地,眼眸血红,围观人群此时才反应过来,惊得一声大喊“杀人啦!”四散狂奔,刹那间跑个干净。

    人群纷乱那一霎,文臻一拉看呆了的君莫晓闻近檀,就要混入人群开溜,结果因为拉人慢了一步,跑出两步发现原地踏步,再一看,燕绥勾着她后颈呢!

    文臻大怒,反手拔出君莫晓的刀,刀背对着燕绥手腕就拍。

    燕绥眼一垂——哟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汤圆儿这出手还挺凶悍的。

    但还是不够看。

    下一瞬文臻滴溜溜一转,莫名其妙转到了燕绥的怀里,手中的刀冲天飞出个旋儿,撞向唐慕之的鼻子。

    唐慕之一声口哨,立即有几条野狗舍生忘死地跳出来为她挡刀。

    她看也不看那中刀的狗,目光落在燕绥揽在文臻腰的手上,又落在文臻的腰上。

    虽然那目光还是没有太多情绪,但有那么一瞬间文臻觉得如果目光是实质的,自己一定已经被三刀六洞。

    她倒是暗暗试图挣扎了,但挣不动也就不挣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个唐小姐,一看就是那种倔硬认死理的主儿,一旦归入她的黑名单,谁都划不掉。她就算拼命挣扎出来,也不过会被认为畏惧或者矫情,还平白惹怒燕绥,何苦来哉。

    此时四面人已经散了干净,大街上空空荡荡,文臻这边连人带狗好几个,那唐家小姐就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街口。

    司空家的管家,哆哆嗦嗦站在更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文臻却并不觉得己方势大,她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浑身有种如芒在背感,仿佛暗处,有无数沉潜的呼吸和窥视的眼睛,静静等待着一个爆发的时机。

    她想到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比如燕绥偷狗,这符合他的性格,但偷狗留下了明显的痕迹,如今更是招摇过市引得唐慕之追踪而来,燕绥虽然行事恣肆,但曲折拐弯到最后,多半另有深意,如今他要的是什么?

    拆散唐家和司空家的联盟?一条狗的来去,真的能决定两个大家族联盟成功与否吗?

    文臻不想管燕绥肚子里又来什么弯弯绕,只要绕过他就行,这种事不是她能掺和的,最起码她现在不能和燕绥一起,出现在敌人眼前。

    但她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如何能够在变态眼皮底下溜走?急,在线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街上人已经跑了大半,毕竟唐慕之草菅人命的劲儿吓人。但又不舍得这当街上演的相爱相杀的大戏,都在远远围观,文臻一眼就看见那袍子颜色显眼的绿袍小公子,探头探脑地呆在路边,被一群下人死命拉着。

    唐慕之忽然对文臻看了一眼,这一眼看得文臻浑身一冷,她几乎立即反应过来,忽然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,猛地一捏燕绥的屁股!

    这一捏好比狮子头上放炮,老虎裆里拔毛。

    捏得燕绥手一松,下意识向天看,寻找着天意和命理的离奇轨迹以解释此种行为当街发生的深奥原理。

    呆到连原本定好的计划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不止他呆,暗处原本准备好的其余人也呆,也忘记了准备好的计划,对燕绥的屁股进行了长达半柱香的注目礼。

    唐慕之面对燕绥没看见,但也感觉到气氛忽然变得诡异,也怔了怔。

    在这万众皆呆的时刻,只有一个人头脑清醒地在大喊,“她在摸屁股!”

    文臻目光灼灼追随而去。

    好了就是你了!

    她撒腿就向那发出大喊的绿袍少年方向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边扑一边喊:“我这还有一袋绝世好吃的黄油曲奇!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唐慕之的声音也响起,“杀了她?!?br />
    说完也怔了怔——没想到这丫头笑嘻嘻的一脸懵懂,反应却这么快,竟然动作还在她命令之前。

    燕绥也怔了怔,一瞬间他的眼神有些复杂,似乎难得如此意外。

    那绿袍少年心心念念着刚才的美味,听见这一句一喜,立刻伸手来接文臻,文臻冲至,一手扔出一袋饼干,另一只手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肩,把他带得转一个圈,生生顶在自己前面,然后拖着他向后猛退!

    她发挥出此生最惊人的速度,恨不能把自己飚成一道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街面、巷口、酒楼、店铺、路过的马车、围观的人群……无数道黑影乍现,无数条星花闪耀,大风自八方汇聚中来,剑光、刀光、长矛刺穿空气的锐响、重斧撞击墙面的闷声……齐齐向着文臻……哦不现在是绿衣少年的方向。

    人群的惊呼、尖叫、嘶喊和奔走是缠绕在一起撞击耳膜的声潮,刹那间人潮圈又向外扩散数丈,文臻拖着那少年一路疾退,那些剑光刀光紧紧追来,文臻退得有多快,杀气追得有多快,寒光冷电始终离少年前胸不过毫厘距离,有一霎文臻被身后人阻了一阻,一道冷剑嚓地一声便刺破了那少年的胸前绿袍。

    少年的尖叫声刺得文臻耳膜疼痛,她喊得比少年还大声,“还不快挡住他们!”

    绿衣少年的随从这才惊醒,纷纷拔出武器冲出场开始挡刀挡剑,文臻本就是冲着这少年随从最多才拿他下手,此刻终于松一口气,她虽然占了先机,又莫名发挥出巨大力量,但是总归敌不过这许多杀手,等的就是这群炮灰。

    从明白唐慕之的身份开始,她就做了防备,无他,只因为听说过三大隐世家族的地位和行事,虽然流传不多,但有那么一两个版本,已经足够她警惕。

    她不愿呆在燕绥身边,燕绥会?;に?,可燕绥越?;に?,唐慕之越会发疯,那个看起来很冷静坚定的女人,骨子里是疯的,这样的女人一旦认定了某事,那就是手段极端不死不休,而文臻并不想被她认定。

    燕绥不可能时时刻刻?;に槐沧?,所以她不能被疯狗盯上。

    疾退和狂追不过是一瞬间,忽然人群惊呼更巨,与此同时文臻心中一跳,似乎听见了什么诡异的声响,她一抬眼,就看见一个慌张跑过自己面前的人,忽然在自己面前折成两段,上半段仰首向天保持呼叫姿态,下半截携血雨颓然落地,而在两截身体的中间部分,旋转呼啸出一柄小巧的银斧,斧帮深黑而刃雪白,自漫天血雨中飞射不染,忽然在半空中一折,直奔绿衣少年。

    文臻一看那速度和力度,就想大喊一声贼老天灭我也!

    但她依旧不想放弃,拼命后退,忽然脚下一绊,似乎绊倒了什么石子,猛地一倒,连带着那绿衣少年都栽倒在地,两人平扁扁躺在地上,只觉一片深黑雪白光影呼啸贴面而过,掠起的风带着生铁和鲜血混合的气息,有湿润的水滴滴落在脸上脖子上,冰凉黏腻,不用摸也知道是血。

    文臻刚松一口气,忽听熟悉的呜呜声响又起,仰头一看,天杀的那斧头居然会自动转向,正旋转着冲她后脑勺来,文臻大力缩头,但也知道不能完全躲避,也不知道会被削掉头皮还是天灵盖……忽然头顶叮一声轻响,随即当一声那斧头落在她身边,半个斧身落地,而她头顶上簌簌落了一层细碎的物体,伸手一摸,好像是……鸭翅?

    文臻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。

    文臻半撑着身子抬起头,迎面看见燕绥古怪的目光,她明白第一次绊石子是他的手笔,但第二次的鸭翅……燕绥不可能把个油腻腻的鸭翅放在自己身上的。

    此时又有一群人出现,和之前追杀她的人大打出手,?;菔苯獬?,那绿衣少年的随从也大呼小叫地赶过来,文臻一把抱住绿衣少年,翻身骑在他身上,大叫,“公子你怎么样!放心别怕我会?;つ?!”

    她一边将绿衣少年抱住翻倒大声表忠心,一边将手中准备好的小匕首,猛地插进了那少年的胳膊……

    那少年“嗷”地一声大叫,下意识要蹦起,文臻已经一把拔出那匕首,顺手往不远处一个暗沟里一扔,一把捂住那少年血流如注的创口,颤声大叫:“这位公子,你中了飞刀了!”

    那少年一转头看见自己血淋淋的衣袖,脸色发白,仰着脖子一阵阵抽气,眼见要晕,文臻一见不好,这样没交代的晕可不成,赶紧尖尖手指,对着他伤口一掐。

    那少年痛得浑身一抽,顿时还魂,恐惧剧痛之下,愤怒如火燃着头脑,嘶声大叫,“救我!救我!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那少年的随从大惊失色,慌忙扑上,大叫:“快?;す?!”

    “报官!报官!”

    “不,叩阍!叩阍!我们要告御状!天哪!光天化日,竟然有凶徒敢对身负两国邦交重任的世子下手!”

    文臻圆圆的眼睛弯弯地眯了一眯。

    世子哦。

    哪家的世子?

    肯定不会是司空家世子。

    不会是……尧国世子吧?

    阴谋的味道……满街都是呢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有人说我是标题党,翻白眼,俺的标题每次都和剧情有关系,有重大关系!

    你们的月票,也和我的更新积极性有关系,有重大关系!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巴拉多利德vs瓦伦西亚 www.zskix.cn 巴拉多利德vs瓦伦西亚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天下归元的小说进行宣传?;队魑皇橛阎С痔煜鹿樵⑹詹?a href="//www.zskix.cn/book/129053/index.html" title="山河盛宴">山河盛宴最新章节。

多乐彩复式胆拖查对表 一零八好汉返水 北京赛车pk10开奖现场视频 舞龙登陆 娱乐场所内保管理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 安徽11选5开奖记录 陕西麻将游戏 一码中特可信吗 经典高球电子